| 繁體中文版 | English

新天人物

《行走在北疆的八零后男孩》 —记西北筹建处张晓广

 

—记西北筹建处张晓广




 
张晓广,2011年从石家庄铁道大学土木工程系一毕业即来到了新天西北筹建处工作。淳朴、乐观是采访中他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新疆特殊的工作环境和两年多的工作历练,使这个八零后大男孩看起来比他的同龄人要成熟一些。面对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他总是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和昂扬的斗志。从最初见到地方领导就“发怵”到现在说话办事的“不卑不亢”,他用这样的转变向我们演绎了一名青年工作者的成长。
问:当初,刚刚参加工作就把你派到新疆,心里有没有顾虑?
答:当时刚毕业也没有结婚,想出来走走。我是藁城人,从小到大都没出过远门。接到去新疆工作的通知,我感觉还挺新奇的。2011年7月6号,我从石家庄到了乌鲁木齐之后直接去的木垒县。
 
问:初到新疆的第一感受是什么?
答:新疆太大了,一眼看不到边儿,感觉特别空旷,在路上走很久也看不见人。
 
问: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直接来到了新疆工作,从心里上会有一个适应和调整的过程。
答:对,肯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2011年7月到了克拉玛依,但是一直到了9月底项目协议才签完,最难的就是中间等待的过程。其间,还出现了一些小波折,原来的选址位置被竞争对手抢走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带着GPS,买了地图去戈壁滩上重新选址。
问:新疆地处西北又是民族地区,你在饮食方面还适应吗?
答:刚开始来的时候感觉特别新奇,还曾经开玩笑说木垒项目做成了就买匹马,骑着马去项目工地开展工作。在饮食方面,刚来的时候还觉得新疆饭挺好吃的,吃肉比吃青菜多,面食也很有劲。后来就感觉有点不习惯了,青菜少,面偏硬,胃里不舒服。还有,就是当地的物价偏高,一份拉条子就要20元左右。
问:你平时吃饭规律吗?是不是经常凑合。
答:我对吃饭还是比较在意的。早上我起得早,出去吃些奶茶、油囊什么的。午饭和晚饭也都在外面吃,大多是些面食。现在我特别想念家乡的饭菜。
问:对新疆的气候还适应吗?
答:刚来的时候,我印象特别深。我到木垒第一天晚上吃了羊肉,可能饮水方面也没多在意。第二天早晨,去找县领导签字。一进门,我就开始流鼻血,持续了大概三四分钟才止住。后来才知道,很多初到新疆的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天气太干燥。那段时间我经常流鼻血,后来慢慢适应了,流鼻血的情况也就越来越少了。
问:你在新疆遇到过恶劣的天气吗?
答:有一次去木垒项目现场,路上遇到了一次特别大的沙尘暴。风特别大,基本上什么也看不见,能见度最多几米。当时就感觉像是《西游记》里的妖怪来了,整个世界都是黄色的,很恐怖。
问:在新疆工作确实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你有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
答:我不畏惧也不后悔。
问:新疆地域广阔,交通出行是个很大的问题。库尔勒和木垒之间距离有多远,往返于两地有很多不便吧。
答:库尔勒到乌鲁木齐大概四百多公里,然后从乌鲁木齐到木垒还有大概二百六十公里。一般情况下,从库尔勒到乌鲁木齐会选择飞机或火车,主要是为节省时间和保证出行安全。从乌鲁木齐到木垒只能坐大巴,高速公路还未开通,大概要走六到七个小时。
问:你经常都是一个人工作和奔波吗?
答:对,基本上每次都是一个人。
问:一个人工作,一个人生活,这种状态你适应了吗?会不会感到寂寞?
答:我已经适应了,现在通讯比较发达,有手机和电脑陪伴我。当然,有时候也会觉得寂寞,那就给朋友或家人打打电话,或者视频聊天。基本上每天都会和家里打电话,给父母、哥哥、还有媳妇。
问:你长期驻外工作,爱人对你有没有怨言?
答:哈……肯定是有怨言。但是,这也需要克服,本身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的。
问:平均多长时间能回次家?
答:基本上一个多月才能回家一次。生活方面筹建处领导对我们比较关心。
问:听说你快当爸爸了。
答:嗯,媳妇已经怀孕了。我们是2011年毕业,2012年结婚,2013年要孩子。
问:这是你当初的人生的规划吗?
答:嗯,都是按计划实施的,哈哈。
问:你爱人现在有身孕肯定特别希望你能多些时间陪在她身边。
答:嗯。有时候时间长了回不去或是去了现场手机没信号,她就会发个脾气或是抱怨什么的。只能通过电话或者电脑来做有效的沟通呗,争取互相理解。她还是很支持我的。
问:通过两年的历练,你觉得自己变化大吗?
答:变化很大。尤其在性格方面,还有自己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思考的角度都变化很大。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在和高层的领导接触没有以前那种发怵的感觉了。
 
问:在潜移默化中,你在发生着改变,特殊的工作环境使你在短时间内成长比较快,这些变化对你是终身受益的。
答:对,确实是让我很受益。如果没有驻外工作的这种历练,如果没有让我负责北疆这个区域的市场拓展,自己的成长和变化也不会如此快。
 
问:回顾你走过的两年艰辛路程,各种滋味都有吧,有没有哭过,实话实说。
答:嗯。曾经遇到最困难的事是,当时木垒项目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但还没有拿到有关领导的签字,而我跟领导汇报的是,“这个项目应该没问题。”在说这个“应该”的时候,内心的感觉就是肯定没问题。但是毕竟领导还未签字,特别担心项目最终落空了,当时的压力真的无法形容,急哭过一次。好在最后顺利拿到了签字。
 
问:当时哭的原因是不是觉得特别无助,希望身边能有一个人给你力量和支持?
答:对,压力很大,但是压力都是自己给的。当时一直在着急,多次协调未果。其实,后来这事我反过来一想,当时不用那么着急,就是个时间问题,领导确实不在。当时也是社会经验少,我怕人家推辞。
 
问:你负责的木垒和克拉玛依这两个项目目前进展都顺利吗?
答:木垒项目正在推进,克拉玛依项目测风情况不太理想。
问:有没有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
答:现在就想完完整整的把一件事做下来,现在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木垒项目。
问:你觉得自己在西北筹建处的工作开心吗?
答:工作上肯定是有开心的地方也有不开心的地方。遇到压力的时候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但在生活上大家相互关心,我们这个团队人情味很浓。
问:用一句话评价下你们的团队。
答:在工作上我们是一支团结、高效的团队,生活上大家相互关心,非常温馨。
问:家里有没有什么困难?
答:目前来看没什么困难。父母也好,爱人也好对我的工作都是非常支持的。而且他们现在都在一块,在石家庄可以相互照顾。
问:那一刻你在想什么?
答:归心似箭啊,想第二天要快马加鞭赶紧回去,路上一点儿时间也不要耽误。
问:你觉得你自己身上哪一点是最可贵的?
答:在克拉玛依的时候,筹建处曹主任曾问我信仰什么,我说信良心。我感觉自己比较可贵的一点就是,自己从来不说假话。
问:你对自己目前的这种工作状态还满意吗?
答:从现在来看还不太满意。
问:主要是哪方面还不满意?
答:主要是跑项目时候跟领导接触虽然不发怵了,但是有时候自己的交流方式还需要提升。这也是一个工作经验的积累过程。
问:年轻是福。你觉得相较其他年龄比你大,经验比你丰富的同事来说,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答:可能体力比他们好吧。这样来回折腾,长途奔波,现在来说还没有感觉到太累。
问:你比两年前胖了还是瘦了?
答:我胖了。
问:酒量有没有练出来?
答:木垒当地的民风就是要喝酒。现在和很多当地人都处成朋友了。我印象中有一次,从周六晚上十一点喝到了第二天早晨八点。
问:你也渴望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些?
答:对,生活丰富多彩是一方面,对自己的身体也要重视起来,毕竟自己现在是一个人在外面。在你难受的时候,想喝口水都得自己爬起来烧。
问:你如何评价在西北筹建处历练的这近两年时间?
答:在木垒县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着,感觉自己的独立性有所提高。筹建处领导鼓励我们主动大胆工作,会告诉我们怎么做之后就放手让我们自己去做。刚来的时候,总感觉那些县长、书记是特别大的官,和他们接触的时候还有些发怵。经过这两年时间,现在跟他们说话就感觉人和人都是平等的,说话办事要不卑不亢。跟他们接触呢千万不要有那种就是说你年龄小、社会经验也少、级别也没人高的这种心理,你跟他坐在一块是对等的。还是那四个字吧,就是“不卑不亢”。
问:希望你工作顺利,保重身体。
答: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