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中文版 | English

新天人物

一直在路上——记华东筹建处杨计刚

 

与杨计刚的初次见面是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瘦高个,金属框眼镜,三七分头,蓝色细格衬衣已经湿透贴在身上,拖着拉杆箱和笔记本电脑,一副常年出公差的干练模样“混迹”于石家庄北站熙熙攘攘的流动大军中的他显得格外显眼。我知道这就是我此次的采访对象——华东筹建处开发部经理杨计刚。

八千里路云和月

作为项目开发人员的杨计刚,他的生活里没有下班时间和双休日的概念,一叠叠的车票记录了他的工作时间。这几年他已经逐渐习惯了坐长途夜车,总是刚下一辆车又上一辆车,甚至有时候一天都在赶路。无论是与当地政府约谈还是项目现场勘察,起早贪黑是最基本的。

“出来以后会把时间安排得紧张一点,在有限的时间内要办尽可能多的事。”

一个人出门,吃住行其实是很费精力的事,路线怎么走,如何在有限时间里办更多的事,都要自己琢磨、安排,没有商量的人。被朋友戏称为“铁人”的杨计刚曾创下五天行走四省同时跟进三个项目的记录。当时他在石家庄,本来准备两天后去上海约谈一位县领导,这时接到筹建处领导电话,“抓紧来趟济南,项目有点问题”。在去济南的路上又接到了长岛县商务局领导电话,“来一趟吧,这个项目要跟主管领导汇报一下。”此时已经下午了,到长岛根本没有合适的车。杨计刚选择连夜从济南坐火车到潍坊,然后第二天早上5点半,赶最早的一班汽车去蓬莱,再从蓬莱坐船去长岛。中午到了长岛谈完后,下午坐船回到蓬莱,再转去威海坐飞机到上海。次日,参加完研讨会,下午从上海又赶到宁波商谈项目合作事宜。第三天一早直奔温州,再转洞头,连续两天专攻洞头的海上项目。这样让人“眼花缭乱”的行程就是风电项目开发人员的工作
常态。

从西北到华东,常年的项目跑办,杨计刚总是在路上。打开他的行李箱,装备很简单,除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出门必备的衣服、洗漱用品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马扎、几包威化饼干,还有一本《共和国历史的细节》。因为总是在赶路,有时不一定能买到坐票,这时马扎就派上了用场。有时赶早车,走得急没时间吃饭,包里装着威化饼就不至于饿肚子。而随身装的书则是供旅途中漫漫长夜打发时间的。

几年的项目跑办,他熟悉了华东地区各省县间往返的交通路线,他可以在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把所有衣食住行的琐事安排得井井有条。杨计刚说,“谈项目与坐火车出行是一样的,只要在路上,只要心朝着目标,是直达车还是中转车都没关系,只要朝着目标一直向前,无论怎样总能到达目的地。”

象山之行

第一日,从石家庄出发。


此行的目的地是宁波象山县,石家庄到象山没有直达的火车,需要转车。下午330分,登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想到要坐十六个小时的火车,笔者一度感到很是头大。好在,杨计刚是个健谈而幽默的人,一路上听他分享旅途见闻,时间过得很快,并不觉得枯燥。但到了晚上,难熬的时刻就来临了,躺在狭小的卧铺上感受着车轮撞击铁轨接头的声响和震动,实在难以入眠。真不知道身高一米九的杨计刚是如何把自己窝在窄小的火车卧铺里的。经过一晚上的颠簸,第二天早上五点半,从迷迷糊糊中醒来的笔者已是两眼浮肿,浑身酸痛,满是狼狈。而杨计刚除了衣服上多了几道衣褶外,还是前一天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让人好生佩服。559分火车到达南京站,顾不上休整,我们又直奔南京南站转车去宁波,刚下火车又登上了火车。两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宁波大地。一走出火车站,阵阵热浪迎面扑来,太阳在天空中泛着白光让人不能直视。从宁波东站到客车站,十几分钟的路程,已是一身大汗。还没来得及看清宁波的市容市貌,我们又坐上了开往象山县的大巴车。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汽车后,我们终于在下午抵达象山。把行李放到酒店,短暂的休整后,杨计刚就要正式开始他的工作了。

第二日,象山,晴,41

南方连日的高温炙烤,让许多人对户外活动望而却步。早上810分,室外温度就已接近40度。简单的洗漱、就餐后,杨计刚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杨计刚此行是要联合当地的一家合作商与象山县政府谈海上风电项目。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象山了,前一天下午杨计刚已经约谈了合作商,谈得比较融洽,对方给出的消息是:合作协议没问题。今天一早,我们来到象山县政府。杨计刚说,“想要见到县里的一把手可没有那么容易,往往等三个小时能够约谈二十分钟就是很幸运了。”果不其然,今天没有那么幸运,835分我们抵达县政府,却被告知,县长不在。一大早就吃了闭门羹的杨计刚没有气馁,又转战到县发改局。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他表情有些失落,原来发改局局长的态度很是敷衍。眼看项目进展遇到了困难,但他没有焦躁,仍然以平稳的心态向对方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无论怎样必须要向政府表达出我们要干事的诚意,才能不虚此行。”从发改局出来,一路上杨计刚始终沉默着,他在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曾对我说过,“项目开发人员心里都清楚一件事:谈项目的过程中新的问题总在发生,我们必须时刻准备着解决问题。”下午再见杨计刚时,他又恢复了神采奕奕的样子,他已经想出了应对的办法:尽快促成与这家合作商签署两方合作协议,然后借助其在当地的影响力推动与县政府的合作。

第三日,象山,晴,42

盛夏的象山,高温警报频频拉响,整个城市如同蒸笼一般,而与当地企业的谈判也像这空气一样,火热的让人“窒息”。谈判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双方虽然已达成了合作意向,但对于协议中的一些具体问题还有很大争议。几年项目开发的锻炼,杨计刚形成了自己的谈判风格。几句寒暄,就把双方引入到了较融洽的谈判气氛中来,但一涉及到自身利益的关键问题上,双方都各不相让,对于协议中的字眼字字斟酌。同时,国企与民企不同的企业理念、南北方的文化差异,增加了沟通的难度。接下来的两天,谈判进入了拉锯战,我们就像这家企业的员工一样,天天来报道,中午就在人家的食堂吃饭。两天时间,先前拟好的协议已经被改了三稿。“有时候退一步不是失败,是为了更好地前进。”“谈判就是要考虑到对方承受的底线,同时又要维护自身的利益。”在谈判陷入僵局时,杨计刚充分利用手中的砝码给对方施加压力。他说,“关键时刻公司领导的一个电话是这个项目最终能够谈成的重要催化剂,同时也给了我极大的动力与信心。”

最终,协议以基本维持原稿的版本提交了对方董事会。此时的高温炙烤已不再是煎熬我们的主要原因,焦急的等待成了我们最大的困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都期待能等到好消息。终于,对方项目主管拿着董事长签好的协议从会议室走出来时,我看到杨计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住在三面环海的象山,却没有一点时间也没有心情去看看大海。整整三天的象山之行忙碌而紧张,开发谈判就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这短短的不到一周的时间,笔者见证了整个谈判过程的风云变幻,也感受到了他情绪的起起落落,但对于“杨计刚们”来说这也许只是项目开发工作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的状况。不禁要感叹,我们的市场开发人员是有着怎样强大的心脏,来应对这样的瞬息万变的!

“砍”出一条路来

“山上本没有路,只能砍出一条路来。风场选址没有任何捷径,只有一趟趟一遍遍地反复踏勘。”

杨计刚所在的华东筹建处目前一共有九个人,他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福建五省的项目开发。以及配合山东项目部做风资源评估、测风塔的新建、迁移、优化布置等。

说起风电开发的各项事宜杨计刚总是滔滔不绝,说起自己经手的项目更是如数家珍。杨计刚说,每个项目在签约之前必须要进行现场探勘,看是否具备建厂条件。我们的风电场大多建在山上。所以,爬山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门必修课。南方的山不高,但是爬起来却不容易。尤其是夏天上山最痛苦,一是植被覆盖率高,再有就是山上蚊虫很多,遇到蛇出没也是很常见的事。“有时候我也挺佩服自己的,一天居然能爬两座山。”杨计刚回忆自己印象最深的一次现场探勘:“当时是在江西,早上八点钟我们就跟着当地的一个向导进山了,那天还挺热,山上也得有三十五六度,山上全是树和杂草,我们就拿着砍刀,一路砍一路走,就这样一路上去,反复的踏勘。从山上下来时已经下午三点,身上已经没有干的地方了。这时我又突然接到乡长的一个电话说,过来吃饭大家见个面吧。我们连衣服也没顾上换,下了山就开车去见乡长了。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其实,做开发,身体上的奔波劳累是小事,总是可以忍耐度过的,那些真正让人疲惫的是:“心累”。出行的途中突发的状况、项目谈判的每个细节都是他们需要操心的。来时的火车上,杨计刚和我说,他昨晚上做梦了,梦见同事问他:杨儿啊,这个协议到底什么时候能签啊?”原来真正“压迫”项目开发人员的不是恶劣的天气条件也不是辛苦的长途跋涉,而是精神上的压力。几个省市来回波奔,每一个项目谈判都是一座大山,一点点消耗着这个“铁人”的精力。好在我们的项目开发人员都始终保持着乐观向上、苦中作乐的积极心态。几年来前辈、领导的言传身教,多个项目的锻炼积累,使得杨计刚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开发路数。”

长期跟不同的人员打交道,练就了他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从对方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读取信息的能力。例如在华东地区,从政府官员到企业人员都会让人感到亲切有礼但又都透着江浙“商人之乡”的精明。“有时候我们要能够从微笑的细节上揣测出他们是真正的支持你还是只是在敷衍你。像我第一次去见象山这个项目的主管县长时,起初他对我们很不感冒,整个体态都表现出一种送客的态度。但当我提到,新天公司是香港上市的国有企业,可以作为外资引入这个项目的时候,县长的表情变了,掏出烟开始递烟了。这一个递烟的动作,我就知道了‘外资’可以是我们这次的重要筹码,之后的谈判可以从我们的这一优势入手。”杨计刚的这些技巧和经验都是在太多次的谈判和教训中积累的。“所有问题都是时间问题,一切烦恼都是自寻烦恼。”是他最喜欢的一句话。相信也正是这样一种信念促使他始终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克服重重困难助力公司在竞争愈发激烈的风电项目开发中分得了一杯羹、拓出了一条路。

笑对三十而立年

20101月杨计刚进入新能源开发部实习,20118月正式加入华东筹建处。从早期跟着投资部的人员在省内谈项目,坐拥着省内人脉优势、社会资源优势没有任务压力的新人到和九个人的团队单枪匹马踏入人生地不熟的华东,肩负几十万千瓦任务指标的开发部主力,杨计刚只用了三年时间。而其中付出了多少努力大概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对于市场开发人员来说,最怕的就是被对方认为太年轻了。因为年纪太轻会让人觉得说话没有分量。1983年出生的杨计刚今年才刚满三十岁,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沉稳、老练。无论是在谈判桌上还是酒桌上,没有多余的话和不合时宜的话,没有无把握的大话,更没有容易引起对方误解的话。但同时官场上的套话寒暄话,该有的又都有,该展示我们诚意的时候,又能够充分的展示出来。相信他的这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一定是在几年的项目开发过程中历练出来的。同时也是和他刻意培养、加快自身从内到外的成熟进程是分不开的。其付出的努力从下面的小故事中就可见一斑。

头可断发型不能换

两年前和朋友出去,朋友说我这个发型实在太老气,拉着我去理发,到了理发店,理发师说,“想换个什么发型?”我说:“不要换,就比现在这个短点就行。”理发师说:你这是七零后的发型啊!我给你变变吧。”我说:“不换,这样好,这样显老。”“其实我八三……”

2011年上半年的时候我和江西一个县的副县长在一起吃饭聊天,老爷子六十岁了,当时问了我一句话说,“小杨,你多大了?”我当时心想我这八三年的还不到三十,怕人家觉得我这太年轻,办事不牢靠。我就心一横回答了个“八零年的”,虚报了三岁。老爷子听了以后一挠头:“你是八零年的啊?不像啊!”我当时那个心虚啊,心想:“完了,露馅了。” 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怎么不像啊?要不给您看看身份证。”结果人家老爷子说:“哎,我一直以为你是76年的呢,小杨,你这工作压力太大啊!”当时给我吓出一身冷汗啊。还好没露馅!

曾经从外形上刻意地让自己显得成熟的杨计刚,经过几年的项目历练现在慢慢的从内心上也逐渐在成熟。问及他对未来的职业规划,他答道:“主要还是服从公司安排,希望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量。接下来我希望能够具体跟踪一个完整的项目,很想参与到它从前期的协议,到立项、核准、开发、投产的整个过程中去。另外,随着公司战略的调整,我们要开始发展燃气项目,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行业,所以平常除了日常的工作之外,私下也已经开始补习燃气方面的知识了。”刚跨过“而立之年”不久的杨计刚,对未来还有着很多的憧憬和期望,但是他知道,脚下的每一步道路,都需要他更加脚踏实地、稳稳当当地走好。

月是“故乡”明”

当一个游子飘泊在外,四处奔波时,“故乡”永远是那个让他牵挂并给与他力量的地方。而对于“杨计刚们”来说,公司和家人就是这样的“故乡”。

“没有咱们公司大后方的支持,没有各个部门同事的配合,这个事情也是不可能谈成的。我只不过是冲在最前面打个冲锋而已。”

杨计刚至今都很感谢当年自己在江西谈项目遇到困难,感到最无力和孤单无助时,公司领导给与他的帮助和关怀。“公司也是很体谅我们在外人员的,还给我们的家属留下了工会的联系电话,告诉家人如果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打这个电话,这不仅让我们的家属体会到了公司的关怀,也让我们常年在外工作的人减轻了一点心里对家人的愧疚感。”

“结婚装修房子买家具都是我爸和我妹还有媳妇一起弄的,我基本没有帮上什么忙。”提及家人,他总觉得亏欠得太多。

2011年杨计刚结婚了,在老家摆了热热闹闹的酒席,原本计划第二天和媳妇去度个小“蜜月”,不料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说是有一个协议马上要签,没办法,他只好改变了计划,“蜜月”变了“蜜日”。今年已经是杨计刚结婚的第三年了,他和妻子的蜜月之旅却始终未能成行。

采访中间,杨计刚接到父亲打来的一个电话。此时的他好像突然不见了工作中那个成熟老练的样子,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听话的儿子“嗯嗯啊啊”地应和着电话那边的叮嘱。放下电话,他叹了口气,“老人岁数大了,同一件事要打两个电话,一遍遍地嘱咐,但是你不能催他,也不能烦他,你要听他把话讲完。”

公司的支持和家人的理解可以帮他化解在外的漂泊感,以及南北方的文化差异所带来的不适。而一直行走在路上的杨计刚已经在家人的理解和自己深深的愧疚中把所有的遗憾化为了努力工作的动力。

———————————————

笔者截稿时,正好接到杨计刚从温州洞头打来的电话,“跟你分享个喜讯啊,洞头项目已经成功拿下,几个月的辛苦没有白费!”从电话中,可以真切感受到他的喜悦。我问他:“准备怎么庆祝一下啊?”“一个人在外面能庆祝啥?而且也没时间呀,我还要赶去下一个县呢。”“一个人”这样的字眼又再一次触动我的内心,我们那些长期在省外奔波的开发人员总是要单枪匹马地一个人去面对诸多压力与挑战。此时,一直在路上的杨计刚已经奔赴他的下一站了,祝他一切顺利。

*--*杨计刚快问快答*--*

1Q:喜欢面临新任务和新挑战吗?

A:喜欢挑战,每当接到新任务的时候都会比较兴奋。

2Q:如果没有来新天做项目开发会去做什么?

A:可能会继续考博然后进设计院或是做老师。

3Q:希望自己具有什么样的超能力?

A:穿越时空回到童年。

4Q:最崇拜的人

A:周总理  最敬佩他卓越的外交才能和领导人的风范。

5Q:最喜欢的一句话

A: 一切问题都是时间问题。一切烦恼都是自寻烦恼

6Q:现在最想见的人

A:我的导师

7Q:平常会玩微博、微信吗?

A:微博微信有账号,但平时工作比较忙很少玩。

8Q:会经常网购吗?

A:网上订票算网购吗?如果算的话那我经常网购。

9Q:如果有一周的假期你会怎么度过 

A:两边父母家各待两天,不带着工作任务的带着老婆出去玩几天

10Q:工作三年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 

A:成熟了,考虑事情更加周全了

                               (新天绿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  孙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