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中文版 | English

新天人物

你是秋天蔚蓝的天空——访华中筹建处王文龙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采访之前我是认识王文龙的,有过几次工作上的接触,我对王文龙的感觉一直是这样。对面坐着王文龙,总是面带微笑,爽朗的声音里仿佛带着笑声。采访中,他的故事里有成功、有焦虑,有悲伤,但给人的感觉还是那样的明净,犹如面对的是秋天高远蔚蓝的天空。乐观、幽默、开朗,身上有80后的所有优点,但还有很多人不具备的忍耐与宽容。王文龙是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研究生,20102月毕业后来到公司安生部,20107月到御道口分公司锻炼,同年11月回到公司生产技术部,之后辗转于公司的三个筹建处,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在公司的六个部门工作过。

孤军奋战的日子

“当时我经常整晚都睡不着,长这么大我的心态一直很好,人生重要的历次“考试”从来没有影响过我的睡眠,从来没有失眠过,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尝到了失眠的滋味。”

20111月,王文龙从生技部下基层锻炼,首站去往华东筹建处,人生地不熟,面对的又是全新的风资源开发工作,好在那时身边还有同事可以互相帮助,他们先后在广西、安徽、湖北、云南四个省签署了共计5个风资源项目开发协议,为之后公司区域化管理打下了基础。

20117月,公司开始实行区域化管理,以已经签署的这五个项目为基础成立了西南筹建处,王文龙是西南筹建处仅有的两个的老员工之一。20122月,公司从战略角度考虑把风资源较差的华中区域从西南筹建处管辖范围中拆分出来,成立了华中筹建处,筹建处就他一个员工,唯一的家产就是“湖北竹溪项目”,此时,他开始了孤军奋战的日子。

后来,竹溪项目因风资源太差被否定了,王文龙一无所有了。当时,王文龙印在名片上的职务是综合事务部副经理,但实际上整个筹建处就他一个人支撑着,还兼任着风资源管理员、综合管理员、安全员、人资专员……。

 “当时我经常整晚都睡不着,长这么大我的心态一直很好,人生重要的历次“考试”从来没有影响过我的睡眠,从来没有失眠过,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尝到了失眠的滋味”。该区域资源基本上已经被瓜分一空,可想而知,他当时的压力该有多大。“最大的困难并不是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而是没有项目可干,华中筹建处刚刚成立,什么都没有,只有孤零零一个人,想要做出一点事儿,就靠一个人不断地去探索,无数次的去尝试”。他说自己当时有点茫然,经常天不亮就醒来,有时候很晚还未入睡,知道自己的工作切入点就是寻找风资源,但是不知道成功之路到底是哪一条?然而,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困境并未磨灭他昂扬的斗志。

资源开发工作基本就是这样的场景:整天都在奔波的路上,白天谈项目、谈合作、谈占资源,中午和夜晚坐着大巴车和火车赶路。那时候筹建处没有项目,没有根据地,生怕有落下的项目,就得挨个地转,转过的地方一有希望就得立马杀回去,可能今晚住宿驻马店,明晚就在三门峡安营扎寨,每天住在不同的地方,换着不同的酒店。只要有风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他为了心中的目标无数次地尝试,不惧艰辛,一直努力拼搏。

在这段孤军奋战的日子里,王文龙天天疯狂的乘着大巴,坐着火车,打着电话,在逆境中越挫越勇。华中筹建处成立两个月,他成功地谈下了河南开封项目,又过了两个月,他又签下了河南荥阳项目。

勤政外交

“我真的是很幸运,运气好,龙源退出河南市场,我们才获得了荥阳这个项目。”王文龙的语气是那样轻松,而在我看来,幸运的背后是辛勤的汗水,是坚定的信念。

与其他区域相比,整个华中区域风资源极差,一个县能有15万千瓦风资源就非常不容易了,20万的县更是凤毛麟角。每个县的资源量非常少,而且每个县至少有两家开发风电的公司进入,再想瓜分风能资源的难度可想而知。抢占资源的硝烟始终弥漫,大家都在竞争与合作的博弈中谋求生存。

“我采取的是“勤政外交”政策,为了荥阳项目的核准计划,郑州市发改委我来来回回跑了最少50趟,路都磨平了,那里的主办人员内部分工、脾气秉性、甚至于他们孩子上几年级、妻子哪天生日我都一清二楚”,这样做目的就是让对方感受到我的真诚,感受到我对项目的重视,口乃心之门户,多交流才能获得理解,才能获得支持”王文龙娓娓道来。付出终有回报,荥阳项目以市发改委排名第一的名次报到省发改委。无论过程如何艰难、路途多么艰险,风电开发人员能做到的就是风雨兼程,朝着自己的既定目标前进。

开发工作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荥阳项目在郑州发改委上报至省发改委的名单中排名第一,感觉核准计划胜券在握,可是到省发改委排名骤降至第12名,本以为与核准计划失之交臂(核准计划只有十个名额),后来国家发改委扩容核准计划,该项目最终进入核准计划。“一波三折,确定与不定以及待定,来来回回的波动之后,人的心态也就平衡了,承受能力也大大加强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不断调整自我,保持平和心态,坚持勤政外交,不要徘徊,不要迟疑,不要停留,一路走来,有欢笑,有汗水,有痛苦,有收获,有成绩。

有家的幸福

“现在幸福多了,我有了一个固定的居所,有了几个好同事,到了郑州,一进公司就有一种家的感觉,我不再独自一人流浪”。

201371,以荥阳项目为基础,公司成立了荥阳新天风能有限公司,王文龙所在的综合事务部现在有三人,负责荥阳风电项目的核准工作,管理人资、档案、合同、行政等事务。

现在,王文龙主要负责荥阳4.95万千瓦风电项目,这个项目今年1月获得河南省发改委立项批复,4月取得了国家核准计划,目前正在全力跑办核准文件,争取今年年底前核准。谈到荥阳项目,王文龙兴致勃勃的给我们介绍他们的战斗激情:“我们在郑州住,为避免堵车,我每天去荥阳都在7点之前早早出发,有时候去现场,有时候去政府部门。出去就是一天,回来又很晚。”

“我们现在公司暂时租住一个四室的房子,办公住宿全在里面。我们吃饭都自己做,李总做饭最好吃,他经常给我们做饭,是我们最好的厨师,第二是我们的司机,再就是冉然,再就是我。我们都不愿意去饭店,最想吃的还是自己动手做的饭,既干净、卫生,又节约”。相比20129月份以前负责开发工作时没有根据地的“流浪生活”,现在可比当时好多了,起码我们在郑州有一个基点。“现在幸福多了,我有了一个固定的居所,有了几个好同事,到了郑州,一进公司就有一种家的感觉,我不再独自一人流浪”。对王文龙来讲,能有一个固定的居所,有自己的兄弟并肩作战,就是最幸福的事了,公司就是他幸福的港湾,也是他们共同奋斗的家。

疯狂的摩的

 跑项目的时候经常需要租车,看现场的时候轿车上不去,越野又没有,只能在当地找面包车,有时候唯一能找到的是大马力的摩托车。“我在湖北竹溪立测风塔的时候,车根本上不去,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天天得租摩托车上山,当地的村民开着摩的送我们上山,他们还是非常好的向导,没他们的帮助我们还真是上不去。刚一开始,大家都非常恐惧,因为当地人开车太猛了,简直就是疯狂!拐弯的时候怕呀,尤其是下坡坡度很大的时候,路上还有叽里咕噜的石子,生怕就这样给报销了,后来坐的多了,慢慢熟悉了,每次坐摩的就说去兜风,很有意思,再到后来,大家竟然很享受这种感觉,呵呵呵”王文龙将这段当做最有意思的事情讲给我听。

能从村里开到山上还算是顺利的,有时候走到半山腰摩托车也上不去了,南方地区的草长势相当好,有时遇到的是茂盛的草丛,有时都是灌木丛或者树林子,草里面暗藏杀机,没准哪儿就藏着蛇。“我们得拿着镰刀,一边砍草一边走,镰刀是开路工具,还是对付毒蛇的防身武器”!立测风塔需要亲自去勘察地形条件,每个测风塔站立之处都有这些一线员工的足迹与汗水。“记得在西南那会儿,李品和赵强两个人被蚂蝗蛰的下半身都是血,鲜血淋漓,我躲过了那一劫”。正是这些一线员工,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为公司的发展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

阅读是一种乐趣

王文龙说自己很喜欢读书,书不可一日不读,坚持阅读是一种乐趣。两年在外每天奔波的日子,他还要抽时间读书,知识能塑造人的性格。学会读书,更要学会读人做人,工作中接触到形形色色层次不同的人,如何与不同的人沟通,交流,能够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是每次需要思考的问题所在,村长、村民、市长……每个人脾气不同、性格各异、为人处世方式各有千秋,取得他们的信任,博得对公司的认可需要一次次接受拒绝与冷眼,靠自己的真诚一次次去打动别人,不得不说生活是一部大百科全书,这过程中得到了历练,长了见识,增加了能力,丰富了人生阅历。“生活中的种种艰辛让我更加珍惜自己努力获得的成绩,现在感觉自己的心态也比以前更平和了,读人和读书是一样的”。

失子之痛

一个人婚姻的成败决定事业的成败,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在王文龙眼中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

聊到他的家庭,他说自己的家人很支持他的工作,尤其是妻子很理解他,从来没有怨言,别人提到时,她还总说丈夫选择的行业就是这样,年轻人就应该在外多闯闯。家里的事情都是妻子一个人在扛着,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不让他在外分心。

父母家在承德,妻子工作在北京,王文龙在各地奔波,回家很少。如果没有两次意外,王文龙现在本应该升格为父亲了,在他的话语中仍能感觉到他的悲痛与愧疚:“这个真的不想提起了,之前照顾家太少,两年里家里出了两次大的事故,2011年,妻子怀孕一直无人照顾,妻子需要上班还要操持家务,怀孕九个月后,考虑到没人照顾,妻子选择回老家生产,县里的医疗条件太差了,孩子出生后胎粪吸入肺里导致窒息,医疗条件所限,抢救不及时,窒息了15分钟,最后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哎……这事不想再提起……。20129月份,妻子有了第二个孩子,因为失去过第一个孩子,心里一直有阴影,心情有些紧张,又没有人照顾,没人陪伴,20132月,检查中发现胎儿唇裂,又引产了,早就过去了,不提了……”。两次沉重打击,王文龙的妻子辞去了北京待遇优厚的工作,选择去王文龙经常出差的城市。这样彼此有个照顾,也像个家的样子。现在俩人都在郑州,王文龙终于能在工作之余陪陪自己的妻子。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地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祝福你,犹如明朗的秋季晴空的王文龙,请让青春更放肆一些,请让笑容更灿烂一些。

                                              (新天绿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文化部  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