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中文版 | English

文学天地

西部之旅

 

黄河一路相送

(2011-10-12 09:18:50)

 

清早离开玛曲,久违的阳光照亮了高原,气温也回升了不少。玛曲县城不大,建筑大多保持了民族特色。玛曲翻译过来就是黄河,因临河而得名。我们跨过黄河大桥,再此领略了黄河华丽的"首曲"----大拐弯。一路之上,黄河都与我们随行。时而宽阔,时而纤细;时而汹涌,时而平缓;时而刚直,又时而温婉。蓝天下的高原更显挺拔的身姿和强健的体魄。站在山巅俯瞰蜿蜒流淌的黄河,直奔天的尽头。我们停车准备拍照,突然一只张满花羽毛的野鸡扑棱着翅膀钻入树林,我惊喜万分!

从昨晚就开始有轻微的高原反应,今天的反应更明显了些。光是翻越四千多米的山就五六座之多。同行的一个哥们儿向来炫耀自己倒头一觉就睡到天亮,可怜他昨晚"意外"没睡好。这是典型的高原反应,今天他的状态也不佳,又出现了新反应---脖根发紧。其实,我也一直撑着,头晕的很并伴有阵痛。本来我对自己的身体状态非常有信心,谁料想出发前上火导致感冒,昨天又发了一天的烧。好在我及时吃药,迅速控制了感冒的进一步发展,并有效制止了可怕的咳嗽。

今天的心情如同天气一样好。一路欣赏着黄河和高原风光。临近青海久治县,远远地望见一座山被五彩的经幡覆盖,一尊佛像矗立于山间,蔚为壮观!据说,整座山上的经幡有百万之多!久治最著名的景点就是年宝玉则,这里是果洛发祥地。年宝主峰终年积雪,方圆八公里都是高原冰川,最高峰海拔五千多米!这里被藏民奉为神山,其融雪形成的高原湖自然也被誉为圣湖。我们驱车来到雪山脚下的仙女湖,湖水清澈见底,恬静而美丽。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和雪山,湖底也被五彩经幡衬托出别样的色彩。真的不忍惊扰她,我放慢了步伐。远望高耸入云的雪山,就像一群顶天立地的男儿,捍卫着高原的宁静,呵护着圣湖的娇美。

湖边一群喇嘛在尽情游憩,除了拍照更多的喇嘛选择用湖水去浸透自己。他们来自玉树的寺院,包了三辆车到久治专程听活佛讲课,路过这里便稍作停留。这群喇嘛玩儿得很尽兴,想必难得如此放松的机会。他们中也有很多女性。看着他们纯真的微笑,就如同湖水般清澈,我在由衷祝福他们的同时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高原的气候真是易变,晴朗的天突然下起了雪,如同小冰雹般的雪粒越下越大。我们急忙开车离开,没走多远天空放晴。两个多小时后,我们顺利抵达达日县。明天向玛多进发!

高反的恐慌

(2011-10-13 16:59:41)

    前晚住在了达日县,度过了一个极其痛苦的夜晚。凌晨一点多,头痛得再也无法入睡。整个脑壳似乎要裂开,后脑的两根筋和太阳穴间断性阵痛,前额剧烈眩晕,还不断咳嗽。漫漫长夜,辗转反侧,疼痛难忍。高原的夜晚如此宁静,又是如此难熬,急切地等待天亮时分。三点过去了,四点过去了,我在疼痛和焦虑中熬过一分一秒,甚至开始憎恶这无边的夜。五点钟我再也无法忍受,略带赌气地穿戴好全部行装,既然睡不着干脆不睡了。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我"瘫坐"在床上拿起手机上网。由于前两日感冒并伴有咳嗽,又出现了如此剧烈的高原反应,我开始胡思乱想,担心自己别得了肺水肿。我迫不及待上网百度搜索,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高原性肺水肿多数以感冒诱发,其主要症状我出现了一多半,嘴唇发紫也是其一。我急忙去照镜子,怎么看都觉得嘴唇发紫。我行将崩溃,开始盘算起后续的安排。我的想法是,天亮了先去趟县医院,只要疑似肺水肿(对当地医疗水平和条件不放心)我就返程。偏远的藏区交通不便,距离最近的机场有五百多公里,而且在海拔更高的玉树结古镇。顾不得多想,继续查航班情况,玉树飞西宁,西宁飞西安,再从西安飞回石家庄。此刻的心情无法言表,恨不能即刻起身回家。残酷的现实让我不得不继续在孤寂的夜色中残喘。我好歹洗了把脸,也没心情涂防晒霜。又好歹归拢下东西,胡乱塞了塞。周身无力,两腿酸软,头晕恶心,手脚冰凉,两眼红肿。我的发型龌龊不堪,没心情打理戴上帽子了事。

     终于盼到了出发时刻的到来。见到又人第一句话便是----你看我的嘴唇发紫吗?得到否定答案后,我仍不死心,一直嘀咕着。一上车我就窝在角落里,痛苦纠结着。大家都说我想得太多,肯定不是肺水肿,并鼓励我战胜自己的心理。

    隔窗望去,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世界。清晨的高原一片宁静,流淌的河水似乎放慢了脚步。天空放晴,雪域高原更显冷峻。整个世界只有蓝白两个颜色,但却不显单调,它们的结合是那样的相得益彰。这真是一片神奇的净土,不掺杂一丝尘埃!只有在这里,你才能荡涤自己的心灵。面对高原博大的胸襟,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与卑微。高原每次带给我的感受都是不同的。如同今次,她对我心灵的震撼是强大的。她不仅仅让我惊叹外在的雄浑,更多是要参悟其内在的精神力量。这种心灵的撞击和迸发,绝非有意而为,而是情不自禁。难怪很多人钟情于高原,想必更多的是来寻求一种境界的回归与升华!这或许是我的高原情节。
    我的高反症状减轻了不少,但仍心有余悸。车至玛多县城,我提议先到医院买些药物,以缓解高反。在县医院一楼的楼道口,撞见一个三四岁的藏族小女孩。她穿着一身厚厚的脏脏的藏袍,梳着一头杂乱的小辫,通红的小脸上流淌着两条黄黄的鼻涕。她独自一人扶着栏杆怯生生地下楼梯,突然看到我被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两条小鼻涕也差点流进嘴里。这个场景给我的感触是复杂的。我到药房没有选择,只有红景天。明知药效不明显,为了心理上的安慰还是买了。我还顺便向大夫咨询了肺水肿一事,人家毫不犹豫地排除了我的猜疑。
      玛多在藏语中的意思就是黄河源头,并有千湖之县的美誉。我们驱车近两小时到黄河源景区,近观鄂陵湖,远望扎陵湖,并参拜了位于海拔4600多米的牛头碑。登顶远眺,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巧遇一帮深圳和北京的驴友,大家愉快地攀谈起来。我却一个劲儿地催促离开,主要是担心高海拔可能带来的高强度反应。走出景区,我和另一哥们儿的高反越发加剧。鉴于我们二人的丢人表现,不得不放弃继续前往玉树的计划,转而向西宁方向折返。
      经过四个多小时车程,包括一个多小时的夜路,我们终于在21点前到达了青海海南州州府共和县。这里海拔只有2800,大可安心的睡大觉啦!高反恐慌到此结束。 

翻山越岭走祁连

(2011-10-19 09:03:58)

    早餐后,我们离开共和县前往塔尔寺。或许是线路选择不够优化,十一点半才到塔尔寺。游人很多自然如走马观灯般匆匆掠过。之前来过,所以对塔尔寺还算是有些了解。很多磕长头的信徒引起了游客们的关注。塔尔寺有六百多年历史,因先有塔后建寺而得名。相传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诞生于此,并徒生出一颗菩提树,树上张出十万片叶子,每个叶面上都有一尊佛像。宗喀巴大师的母亲用石头堆砌一座佛塔,将菩提树包围其中,每日朝拜供奉。而后,倚塔建殿,又因殿建寺,规模不断扩大。宗喀巴大师创建的格鲁派是藏传佛教的最大分支,第一世班禅和达赖都是宗喀巴大师的徒弟。由此,塔尔寺的佛教地位就可见一斑了。
     原先的石塔早已被塑成了银塔,三年后将变身金塔。据说,塔内的菩提树尚存活,这正是塔尔寺的神奇所在。塔所在的大金瓦殿是整个寺院的核心和精华,也是信徒顶礼膜拜的地方。酥油花、壁画和堆绣并称塔尔寺艺术三绝。这里酥油花的规模和工艺明显高于拉卜楞寺,堪称精品,令人叫绝!可惜不让拍照。
     离开寺院已近中午时分,我们简单吃了点小吃,便直奔西宁机场去迎接一位从广西来的朋友。大家会和后,便向甘肃张掖进发。路上我们没顾上加油,想加油时却找不到地方。眼看就要翻越祁连山了,大家心理都有些着急。关键时发现一个体加油站,被迫高价买了一桶"救命"油。
    巍巍祁连山,漫漫崎岖路。层林尽染秋色,群山披挂飞雪。云雾茫茫间,吾等匆匆行。暮色低垂,新月悬空。丝路古镇张掖,依旧市井繁华。
   大好心情也遇烦恼,难找酒店落脚。走街串巷,遍访店家,终于在濒临绝望时寻到了住处。急忙入睡,明晨早期。

戈壁风情

(2011-10-19 09:23:27)

      一大早就赶到了丹霞地质公园。很多摄影爱好者架着装备早就占据了有利地形,抢拍丹霞日出。连绵起伏的山地丘陵,规模宏大,造型奇特,层次分明,纹理清晰,色彩斑斓,形成了我国丹霞地貌中造型最丰富、发育最好的自然景观。碧空如镜,旭日如虹,七彩丹霞宛若一幅绚丽磅礴的画卷,融汇天地精华,尽显自然之美!
       红黄褐三种颜色完美交融,大气而而浑厚。真的折服于大自然的神奇与伟大。友人说,网上留传着"不拿三脚架不配来张掖"。这里真的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大多游客都貌似专业人士设备齐全,极少数人使用的是傻瓜相机。幸好我借用别人的大相机,才躲过了一次尴尬。这里的景致总觉得看不够,拍不完,总怕漏掉些什么。正在兴奋之时,我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赶紧停住脚步,捏转身体,拉低帽檐,佯装观景。他乡遇故之也未必是好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景区共有四个观景台,每个都需要攀爬,特别是二号台如同爬座小山。我们几个累得气喘吁吁,勉强走到半山,最终我们欣然折返。其中一人只喊饿,看来爬山真能消耗热量。
       

     离开地址公园我们直奔额济纳。这段路程足有六百多公里,从酒泉穿城而过,又要经过茫茫戈壁,路程遥远且艰辛。不过,有幸经过航天城远望卫星发射塔也是值得欣慰的事。到达额济纳已是六点来钟,黄昏下的大漠平添了几分浓郁的色彩。途径一处胡杨林,金灿灿的树叶折射着太阳的余晖,在风儿中沙沙作响。黑水河穿城而过,一片金黄的世界隐密于夜色中。

戈壁风情

(2011-10-19 09:23:27)

      一大早就赶到了丹霞地质公园。很多摄影爱好者架着装备早就占据了有利地形,抢拍丹霞日出。连绵起伏的山地丘陵,规模宏大,造型奇特,层次分明,纹理清晰,色彩斑斓,形成了我国丹霞地貌中造型最丰富、发育最好的自然景观。碧空如镜,旭日如虹,七彩丹霞宛若一幅绚丽磅礴的画卷,融汇天地精华,尽显自然之美!
       红黄褐三种颜色完美交融,大气而而浑厚。真的折服于大自然的神奇与伟大。友人说,网上留传着"不拿三脚架不配来张掖"。这里真的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大多游客都貌似专业人士设备齐全,极少数人使用的是傻瓜相机。幸好我借用别人的大相机,才躲过了一次尴尬。这里的景致总觉得看不够,拍不完,总怕漏掉些什么。正在兴奋之时,我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赶紧停住脚步,捏转身体,拉低帽檐,佯装观景。他乡遇故之也未必是好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景区共有四个观景台,每个都需要攀爬,特别是二号台如同爬座小山。我们几个累得气喘吁吁,勉强走到半山,最终我们欣然折返。其中一人只喊饿,看来爬山真能消耗热量。
       

     离开地址公园我们直奔额济纳。这段路程足有六百多公里,从酒泉穿城而过,又要经过茫茫戈壁,路程遥远且艰辛。不过,有幸经过航天城远望卫星发射塔也是值得欣慰的事。到达额济纳已是六点来钟,黄昏下的大漠平添了几分浓郁的色彩。途径一处胡杨林,金灿灿的树叶折射着太阳的余晖,在风儿中沙沙作响。黑水河穿城而过,一片金黄的世界隐密于夜色中。(文/新天绿色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企业文化部 赵建群)